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碧血剑捆绑篇

碧血剑捆绑篇

 时间:2019-09-30 10:19:55 来源:艳文阁 
  遇安大娘,幼童识虐
  明末,大将袁崇焕被女真族设计所杀,其子袁承志年幼为袁崇焕旧部山宗保护,袁承志誓报父仇,但山宗无人堪为其师,华山未入门弟子崔秋山虽然传给袁承志一套伏虎拳,但是突遇强敌袭击,崔秋山拼死保护袁承志脱离险境,却身中剧毒,性命难保。幸遇一武功高强的哑巴救出危难中的崔秋山和袁承志,带二人来到山中。
  山腰中有三间茅屋,哑巴径向茅屋跑去。快要到时,屋前一人迎了过来,走到临近,原来是个二十多岁,身材曲线玲珑,苗条修长的少妇。她向哑巴点了点头,见到崔袁两人,似感讶异,和哑巴打了几个手势,领着他们进屋。哑巴咧嘴傻笑,笑中颇为暧昧。那少妇脸上一红,叫道:“小慧,快拿茶壶茶碗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在隔房应了一声,提了一把粗茶壶和几只碗过来,怔怔的望着崔袁两人,一对圆圆的眼珠骨溜溜的转动,甚是灵活。袁承志见那少妇粗衣布裙,但皮色白润,面目姣好,那女孩也生得甚是灵秀。那少妇向袁承志道:”这孩子,你叫甚么名字?怎么遇上他的?“袁承志知她是哑巴的朋友,于是毫不隐瞒的简略说了。那少妇立刻替崔秋山解毒,而后才向袁承志一笑,说道:”不妨事了。“打手势叫哑巴把崔秋山抱入内堂休息。那少妇收拾药箱,对袁承志道:”我姓安,你叫我安婶婶好啦。这是我女儿,她叫小慧,你就耽在我这里。“袁承志点点头。安大娘随即下厨做面。袁承志吃过后,疲累了一天一夜,再也支持不住,便伏在桌上睡着了。
  半夜,袁承志尿急醒来,发现自己已经睡在床上。他起身来到屋外,却听的隔壁茅屋传来女子轻微的呻吟声。袁承志少年好奇,忍不住掩身过去看个究竟,待到透过茅屋的门缝向内一看,不由顿时面红耳赤:安婶婶一丝不挂的跪在地上,一双玉腕被反绑在一起。一根麻绳穿过安婶婶反绑在背后的手腕,将安婶婶倒吊在房梁上。哑巴也是赤身裸体,正在手持皮鞭,不停地抽打着她。安婶婶的嘴上咬着一根木棍,木棍两端各有一个铁环。分别有麻绳穿过,绑在安婶婶的脑后。呻吟声就是透过木棍传出,但是安婶婶的脸上却不见痛楚之色,反有满足之意。袁承志虽然年幼,却颇有侠义之心,当下就想冲进屋去。但转念一想哑巴乃是侠义之人,该不会做如此不耻之事,其中必有原因。而且真的是哑巴在做无耻勾当,即使自己冲进去,也不是哑巴的对手。袁承志在山宗庇护下,终日受那些将领们谋定而动的熏陶,做事自然比同龄儿童老成。于是袁承志强抑心头狂跳,继续观看下去。这才注意到:安婶婶全身肌肤洁白如玉,虽然已经生有一女,身上毫无赘肉,一双玉乳丰实,乳头颜色粉红诱人。臀部略丰。此刻安婶婶的一头乌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半面皎好面目,更见娇艳,与来时袁承志见到的端庄、大方又有不同。哑巴鞭打了一阵,停下手来。解下了安婶婶嘴上的木棍。安婶婶娇喘一阵后,用满足的声音说道:”看不出你还真懂疼人,下手恰到好处。“哑巴咧嘴傻傻憨笑,爱惜的摸着安婶婶身上刚刚被他鞭打的地方,俯身亲吻上去。安婶婶嘻嘻笑出声来:”你的胡子弄得人家好痒!“袁承志此刻终于明白:哑巴和安婶婶是自愿的。他自然不懂两人是在偷情,袁承志觉得该走了,但是强烈的好奇心却把他留在原地。此刻,哑巴已经搬了一把木凳坐在安婶婶面前,两条粗腿把安婶婶的身体挡住,伸出粗大的手,拨开遮住安婶婶秀美面庞的头发,安婶婶呼吸急促,美目含羞,甚是妩媚。她张开红红的樱唇把哑巴下边挺立许久雄体深深地含了进去……袁承志伏身悄悄离开。回到住处,他才发现:自己下面早已起了变化。他躺在床上,眼前尽是安婶婶洁白如玉的身体和含羞带嗔的面目,几经翻转,终于睡去。
  次晨醒来,小慧带袁承志去洗漱完毕,去见安婶婶。看到安婶婶依然是粗衣布裙,正坐在桌边,一双美目含笑看着袁承志。袁承志一见安婶婶,立刻想到昨夜情景,不禁一阵脸热心跳。但是他不善言辞,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幸好安婶婶先开了口:”好孩子,昨夜睡得好吗?“袁承志惭愧地”嗯“了一声。安婶婶微微一笑”那就好,崔叔叔已被哑巴带走了,你暂时住在我这,崔叔叔的伤好了,就来看你。“袁承志心里有鬼,不敢多说。嘴上唯唯。安大娘心中纳闷:这孩子怎么不象崔秋山所说机灵过人,倒象个木头。当下也不多说,袁承志便在安大娘家中住了下来,每日自行练武。袁承志从小没了父母,山宗的人虽然对他照顾周到,但这些叱咤风云的大将,照料孩子总不如何在行。现下安大娘对他如慈母般照顾,亲切周到,又有小慧作伴,这时候所过的,可说是他生平最温馨的日子了。但是袁承志每次看到安婶婶,都要努力摆脱安婶婶玉体反吊,纤毫毕现的样子,眼光颇不自然。一连几日,安大娘终于看出端倪。这夜,安大娘先哄小慧睡去,独身来到袁承志的住处。
  袁承志正要熄灯安息,见安婶婶独自进来,更是不知所措,急忙要起身,慌乱中,却让被单牵扯,又倒在床上。安大娘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坐在床边,柔声问到:”孩子,别起来了。在这儿住着有什么不习惯的吗?“袁承志不敢看安婶婶,慌忙回答:”好,很好……“他不明安婶婶的来意,所以心中惴惴不安安。安大娘心中颇觉奇怪:这孩子和小慧在一起就没事,怎么一见我如此无情。”孩子,你到底是怎么了?“”安婶婶,我……我没事。“袁承志小脸通红,他不安地抬起头,恰好看到安婶婶胸前突起,顿时想起安婶婶如玉双乳,粉红的乳头,他的脸更红了,眼睛却不停地在安大娘的胸口扫来扫去。安大娘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得体之处,心中不解。”你这是怎么了,孩子?“袁承志依然沉浸在想象当中,喃喃道:”安婶婶,你真好看。“安大娘一愣,她知道自己貌美,可是听一个男童称赞还是第一次。安大娘心中窃喜,忍不住问道:”婶婶那儿好看啊?“袁承志不假思索:”奶子和奶头……“”啪“不等袁承志说完,就挨了一个耳光。安大娘又气又羞,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袁承志小小年纪竟敢用如此下流的话来调戏她。她粉面生寒,恨不能立刻将袁承志立毙掌下。袁承志被安大娘一掌打醒,顿觉不妙,但是一时又无言以对,捂着小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这一哭,让安大娘心中猛醒:他还是个小孩子,怎么会调戏自己,莫非……于是她尽量定下心,平静地问道:”孩子,你、你怎么……知道的?“她本想问:你怎么知道婶婶那两处好看呢。但此话怎么说的出口。但是此刻这等事情又怎能不问清楚。即便是此言一出,安大娘还是羞红了俏脸。袁承志不擅说谎,一边哭,一边胆怯地答道:”我、我、我看见的。“安大娘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她顾不得害羞,急忙追问:”什么时候?“”我来这的第一个晚上。“安大娘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袁承只一见她就不自然,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和哑巴的举动竟被袁承志看去。”你为什么要去看?“”我起夜……“于是袁承志将那晚前后经过都说了。安大娘心里稍安。暗骂哑巴猴急,不肯听自己的去点了袁承志的穴道。事已至此,只能设法补救。于是柔声对袁承志道:”孩子,不怪你。哑巴叔叔在帮助婶婶练一种特殊的功夫,必须如此。“袁承志见安婶婶不生气了,又如此一说,方才安下心来,也就不再哭了。安大娘歉然地轻抚袁承志左脸,蚊声说道:”婶婶对不住你,不过此事千万不可告诉别人!对你小慧妹妹也不可提起。好吗?“语气如同恳求。袁承志自小由在山宗庇护下,从来没有人给他讲过男女之事,不懂其中奥妙,听得安婶婶如此说,不由心中释然。当即承诺:绝不对他人提及。安婶婶似松了一口气,再次提醒袁承志道:”万不可对他人提起,特别不能让小慧妹妹知道。“袁承志不解地看着安婶婶,茫然地答应了。安大娘心神稍定:”好孩子,快些歇息吧,婶婶走了。“说完,就要起身离去。袁承志突然问道:”婶婶,我能帮你练那功夫吗?“安大娘玉面尽红,看这袁承志一脸真诚,眸子里一片期待的样子,心中一动,随即心中暗笑:总不成让一个十岁男童……当下说:”好孩子,你还小,长大以后……“又觉此话不妥,真的是令自己羞得无地自容,于是急忙说:”快睡吧,孩子。“急忙起身离去。留下不明就里的袁承志不提。
  回到自己房中,安大娘脱衣就寝,但那里睡得着。与袁承志一番对话,早已令她旖念暗生。她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起身,点了身边女儿的睡穴,又来到袁承志的房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