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那年,我游戏过的女孩

那年,我游戏过的女孩

 时间:2017-07-20 12:20:57 来源:艳文阁 
  04年大学毕业,迫不及待赶赴深圳,有个亲戚也在那里,好照顾。在一工厂市场部做事。有一湖南女同事,在工厂旁边租房住,当时正好亚洲杯,中国队还打的不错,我们经常在她那里看球。好像是对伊朗那场比赛吧,一屋子挤满了人,忽然就发现有个美女不认识,短发,很漂亮,皮肤也很白,后面得知是同事的大学同学,今天正好过来玩。可能是好久身边都没有女人了,忽然想泡这个美女,当时不知怎的脸皮那么厚,看完比赛后,她正往出走,我赶了上去,直接要号码,她开口了,我才发现她的声音怎么像瓦盆声,很粗,和她的相貌形成了明显的反差。我在哪里一般都是中心,都是我在说,竟然之前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不过幸好她给了,恰好此事让同事给看到了,以后老拿这事来笑我,因为同事知道我有女朋友。
  再后来,就是平时打打电话,不过都不咸不淡,QQ上聊聊,每次约她,也都照例拒绝。过了几天,女友过来看我,正好把憋了几个月的火的发了出去,对她也就不那么殷勤了。有过了段时间,女友回去了,有天下午和她聊起来,发现她好像比以前态度好了不少,就聊的比较多,然后就说下班后吃个饭。后面她来了,我们在商场外面的广场聊了聊,可能是我太性急,她后面又把她朋友喊了过来,过来一看,也挺漂亮的,不过是那种结实型的,我不喜欢。后面怎么散场的忘了,她朋友先走了,她也要去赶公交回工厂宿舍,我坚持着要把她送回去,说现在太晚了,后面把她送到厂门口,我又坐了最后一班车回去。
  这次之后第二天下午,我约她去我那里一起去看球赛,她同意了,我觉得可能有戏,就买了一些菜和饮料,还有一些酒。当时的工资还不高,暂住在亲戚那里,亲戚去外地做生意,房间也空着,就让我住。看完球后,她说要回去,我说不急,再聊聊,结果聊着聊着,就聊到没有公交车了,这样她也留了下来,开始说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后面又睡到一个房间,说互不侵犯。等洗了澡,躺在一起,难免要探试一番,没有拒绝,然后就是亲吻,手从她的睡衣伸了进去,我吃了一惊:好大啊,之前只是注意她的脸,没想到她的胸这么大,和我女朋友的比起来简直就是鸽子蛋和鸡蛋的区别,我顿时感觉太幸福了,终于遇到一个大胸的。后面就把她脱光了,我对她说我要好好看看她的酮体,我觉得她好美,她扭捏了一下,后面同意了,我就把被子掀开,真是玉体横陈,她的皮肤很白,身材修长,164,关键是胸很大,D肯定有了,我就像个小处男一样抖抖索索的开始了,第一次她还是比较被动的,都是我主动,我最喜欢就是正面推她,看着她的2个大波在胸前一荡一荡的,还有她那陶醉的表情,雪白的皮肤,真的好享受。
  第二天早上,她还没有睡醒。我就开始了实践行动,她和我睡觉的时候我都不会让她穿衣服,这样我觉得是最真实,最舒服的生活。我爬上了她的身体,用嘴巴问她,先从轻轻地吻着她的额头,她没有醒,我在她的脸上,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全部吻了一遍,这个时候她慢慢醒来了,没有推开我,一个好的开始,然后,我疯狂地在她脸上亲吻,直到她脸上每个地方都留下了我的口水,这时,她明显有点反应,但不是很强烈,然后我就从脸上一直亲吻到脖子,再到锁骨,用舌尖舔她的每一寸肌肤,当我舌头要经过乳房的时候,我故意不去那个地方,而是在乳房的周围,一圈又一圈地亲吻,用舌尖一圈又一圈地舔着那里,用一只手去揉搓她的右边的乳房,也是在乳房周五抚摸,不去动乳头。就像攻占一个高地样,先是包围,然后慢慢地向上攻击,一圈又一圈,一边是留着口水的舌头,一边是轻抚的手,两遍同时发起进攻,当攻上高地时,她的乳头已经直直地竖在那里,坚挺不可一世!于是,我毫不客气地将左边的乳头吞入口中,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一遍又一边低轻揉着右边已经高耸的乳头,同时,左边的乳头在我舌头的挑逗下,又比刚才坚挺了许多!而她,也用手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背,轻轻地喘着,不时,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 嗯~ 」声,就这样大约在这里停留了两分钟,我的头慢慢向胸部下面移去,亲吻她的小腹部,然后到腰部,绕过最想去的桃源圣地,直到左边大腿外侧,一直用嘴亲吻到她的脚趾头,然后再从脚趾头,沿着腿的内侧,一点一点往上移动,小腿内侧,大腿内侧,然后绕到那片神秘园,再到右腿外侧,和左边一样一直亲吻到她的脚趾头,然后再一点一点从内侧,移动到大腿内侧,我知道,她那里是很敏感的,所以就这么来回往返在两个大腿的内侧之间好多回就是不去那片已经散发出浓浓香味的圣体,就在我不停的亲吻下,她用两只手想将我的头,一点一点移到两腿之间,在这片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圣地,我毫不犹豫地用嘴巴去亲吻了她的阴蒂,用嘴巴刚刚含住那里,还没有怎么样,她已经扭动着身体,将我的头夹在两腿之间,嘴里喘着急促的气息,不时地轻叫一声,那么动听,那么迷人。我那时已经兴奋不已,真想直接把自己的东西插进她的身体,但我没有那么做,我还是用舌头,吮吸吸着那个小小的阴蒂,我的下巴已经湿了,不是我的口水,而是她那里流出的蜜汁!我将嘴巴向下移动了点,直接贪婪而忘我地舔着那个小穴,而那个小穴一直不停地流出一股股蜜汁,我已经分不清那是蜜汁还是我的口水,就这么一起吸入我的身体里!我感觉到她已经高潮了,但我不想就这么算了,便将舌头又移到了她的阴蒂上去,去吮吸那里,然后将右手中指,慢慢插入了她的小穴,然后不停地插入,aa拔出,插入,拔出……,此时,她已经在那里闭着眼睛,身体颤抖着,嘴里发出「~ 嗯……嗯……啊~ 」的呻吟!这样大概有三分钟左右,我的右手已经全是淫水,而且那里还在不断的流出!这时,我不去吮吸她的阴蒂,而是再将食指和中指一起插入了她的身体,然后就像发疯了似的,快速地抽插着!没有一会,随着她的叫声增大,身体剧烈扭动,我的手少就再次传来一阵热流!她忙用手臂将我抱住,不让我动了,而这时,我才慢慢爬上她的身体,举起地下早已硬起的小弟,轻松送入她的小穴中,快速抽送起来……
  「……嗯……啊……嗯……」
  「……慢……点……」
  「啊……啊……啊……」
  「……啊……」
  从此以后,每天晚上她都过来,后面才知道,她和他男朋友分手了,他男朋友是广东的,不过人不太上进,回老家后就不愿意来,前几天才分了,正好让我乘虚而入。第二天晚上,我换了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竟然她还不会,需要我指导,原来她就这一个男朋友,以前都没做过几次,我心里觉得很奇怪,这个男的怎么会怎么暴殄天物,浪费资源可耻!刚推了几下,她就受不了,又换了别的姿势。到了第三天晚上,换了几个姿势后,她又主动让我从后面来,我很奇怪,问她,她不好意思说,那样更舒服,这样我就卖力干起来,这个时候才发现她的腰好细,从后面干的时候,她的腰我几乎2手可以握住,越高潮越细,后面我们来到床下,在床边的镜子旁,她扶着桌边,面朝镜子,我从后面干她,看着她迷离的双眼,陶醉的表情,娇喘的的呻吟,在加上一对白胸在不停鼓荡,真的好爽,双手握着她的细腰,更加卖力的干起来。
  那段时间,是我最性福的日子,夜夜笙歌。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比较挑剔,看不上的食物,再香我都不会尝一口;看不上的女人,倒贴我都不会要,所以到经过的女人也有限,宁缺毋滥。所以能和我上床的,肯定至少都是要比我女朋友漂亮的。性福总是短暂的,很快,我那个亲戚要回来了,这样以后她就不好过来了,正好她大姨妈也来了,也没有过来。再后来,工厂内斗,厂长和我们头斗了起来,生产和销售各成一帮,后面的结果是董事长支持厂长,我们头一气之下辞职,我们也树倒猢狲散,被清洗,失业了。后面她说要来看我,我说不方便,她还要坚持过来,于是我就带她去逛街,后面我们坐在一个大妈们在跳舞的广场边的木质长椅上聊起来,她说她老板不希望她嫁到外省去,但是只要她喜欢的,应该是可以说服她老爸的,她还跟我讲她老爸喜欢吃槟榔,她老妈怎样怎样,后面她跟我指着前面的门面说,那个是她男友家里人开的洗车店,之前她还去过,我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因为那个时候她和他男朋友还没有真的非开,我真怕人家会一大群人拎着菜刀冲出来砍我,就在人们店铺前面,不知道各位试过没有。但是我还要装做没什么,实际眼睛一刻不停的在搜索,准备一有不对立马就跑。还好电影情节没有发生,因为亲戚在,我身上当时只带了一百多块,我就说送她回去,她不愿意,于是我们就找了一个看起来还有点规模的旅馆,进去看看不怎么样,她说就这样吧,让我去买桃子,结果那里我不熟悉,找了好久才买到,还带了一份炒河粉给她,因为她之前有说她肚子有点饿。我回去后,她问我怎么这么久,我说我找不到买安全套的地方,所以耽搁了,她说买不到也没关系(之前我和她做的时候她坚持每次都要带,因为她和之前的男友就因为一次没戴怀孕了,她做手术疼的她打她男友),我把河粉拿给她,她很高兴,吃了一半,让我也吃,我一尝怎么好难吃,就没吃,她却没说一句不好吃。只记得那天晚上我们都想把一生的爱在那天晚上做完,什么姿势都用上,后面人家都砸墙,她也不管,照叫不误。等第二天醒来,已经十点多了,我们又做了一次,做爱的时候气氛还很好,可从宾馆出来,气氛立刻就变得凝固起来,后面她提议说在附近吃个饭吧,我说身上没钱了,当时好像就剩了5块吧,她说她请我,她有,这是她第一次请我,之前我们在一起花钱都是我出的,当然花钱的次数也不多。吃饭的地方她说她一起和朋友来过,很好吃,一份20元吧,但是什么味道我忘记了,只记得吃完饭我送她去站台的时候,我们的眼都是红的,也许大家都明白这一分开就是分别了。
  之前在床上的时候她问我,我们这算什么关系,我说这是飞蛾扑火的关系,明知要死,但是还是要扑。后来有次晚上我女朋友打过电话来,我跑出去接电话,过了一会,她就跟了出来,后面问我是谁打来的电话,为什么打这么久的原因。
  再后来,我们就没怎么联系,有几次,当我再联系她时,发现她对我已经很不友善了,我知道,我伤了一个女孩子的心,在这个游戏中,谁先爱上对方,谁把游戏当真,谁就输的越惨。《玉蒲团] 里面,老和尚对那位驴根先生讲:淫人妻女笑呵呵,妻女人淫意若何,当时那位书生不懂,还狡辩,后面明白时已晚;我伤害了一个女孩子的心,半年后,我的心被另一个女孩子伤了,伤的更重,到现在都还隐约作痛,这也许就是报应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