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我在电视台玩过的女孩(三)

我在电视台玩过的女孩(三)

 时间:2017-06-22 11:26:13 来源:艳文阁 
  (三)
  我把裤子的拉链拉开,把已很坚硬的肉棒掏出来,叉开双腿,拉着蒙蒙直直地跪到我两腿中间。她大概估计到我接下去要叫她做什么了,脸腮一红,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直挺挺的肉棍。我拿着她的手去摸我的肉棒,大概是第一次用手触摸男人的生殖器,她先是手往后缩了一下,很害羞。在我的引导下才拿住了我的肉棒,脸红得跟喝了酒一样。我让她舔,她不干,说脏。我说这是你必须走的一步,没什么的。她清秀的脸庞才慢慢靠近还留着尿骚味的大龟头,似乎还有一丝犹豫。我看着她,捧住着她的脸,把涨得粗粗的阴茎对着她的小嘴顶去。只见她那两片柔软的红唇被粗涨的阴茎头慢慢顶住然后撑开,龟头慢慢顶进了那两片抿着的柔软唇缝里,她的嘴唇包住了硕大的龟头,被粗涨的阴茎撑开张成了一个圆圆的O 型。我挺起下身把露在外面的阴茎柱体向她嘴里继续插进去,一点点进入了她的喉咙深处,她的小嘴顿时被粗大的阴茎鼓鼓囊囊的塞满,嘴唇外面露着一截阴茎的根部。
  我已经估摸这丫头大概是从来没干过这,瞧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虽然决心为面前的男人口交了,可一旦阴茎入口,就完全的不知所措了。我说你要用舌头舔,跟吸果冻一样的,她脸更红了。开始只是很微弱地吮吸,动作很笨拙,吮几下就要透透气,虽然没什么经验。不过这种感觉也很好。毕竟让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给自己口交是很件爽的事情,不禁得意万分。我那时候大学难考,正上中学的我对大学校园有着无限的憧憬,每次远远望见校园门口进出的大学生,都羡慕的要死,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大学生,更是觉得神圣高贵、敬若天人。而现在,看着一个个圣洁的女大学生在自己身下赤身裸体婉转奉迎,心里那份得意、那份快感倒还真别提了。
  我一边抚弄着蒙蒙披落在脸旁的几缕秀发,一边欣赏她吞食我阴茎时的娇羞神态,我轻按着蒙蒙的头,要她上下的套弄。蒙蒙接受能力还不错,照着我的指示,轻轻的上下套动了几下,偶尔还低下头,伸出舌头轻轻的触碰着我的龟头,只觉得肉棒龟头被一条温暖滑嫩的舌头不住的顶动,那种说不出的舒适感,刺激得胯下肉棒一阵乱抖。
  "对,就是这样,不要只是用嘴含,舌头也要动一下,像添冰棍儿那样,小心牙齿……""对了,好舒服,把舌头伸出来,托住龟头……多用点口水……""就是这样……蒙蒙……对……真聪明……"
  "嗯,绕着它转圈儿,舔肉冠后那圈儿沟儿……多用舌尖儿舔马眼……"我一边说着一边手在蒙蒙的如云秀发上轻轻梳动,偶尔还滑到她那如锦缎般光滑的背脊上轻柔的抚弄着,不时还用指甲轻轻刮弄着她的脊线,另一只手则象捏面团一样的抓揉着她挂在胸前酥乳。蒙蒙体形瘦弱,肩膀和胸廓都很窄,而乳房却意外地丰满而具质量。虽然无法与我以前玩过的有些女人相比,但挺拔饱满,一点都不下垂,乳头大小适中,还是向上翘的那种。我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服务。我的龟头顶端已经分泌出晶莹的液体,我叫蒙蒙沿着肉棒的下面向上一遍一遍的把它舔掉。蒙蒙就这样一会吸、一会舔、一会吞吐,我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用力按着她的脑袋,尽力把肉棒插进她的喉咙里,过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快要达到极限。我的肉棒开始在蒙蒙的嘴里微微的跳动着,蒙蒙也感觉到我要射了,赶紧把肉棒吐了出来,但是动作还是慢了一点。我的肉棒跳动着,将一大股精液射在了她的脸和头发上。额头耳际的几缕头发都被散乱的粘结在脸上。蒙蒙羞的赶紧撇过脸去从茶几上拿了面纸,擦干净脸上的精液,我看蒙蒙已经擦完了,就说:"宝贝,帮我擦,好不好?"蒙蒙没有拒绝,拿着手纸仔细的帮我把肉棒擦干净。看着刚才蒙蒙嘴唇和龟头之间还拖着口水,脸上挂满精液的样子,我心里美极了。对我来说,一个女人是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标准有很多,包括内射、口交、把精液射她脸上、肛交、拍照和录像、在户外操她们,甚至在我面前自慰。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肯不肯吃我的精液。只可惜今天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我把蒙蒙抱在怀里,我们坐在沙发上说了会话。她说:"我想去洗一下。"我拍了拍了她的屁股,"去吧,洗干净了我就来操你。"蒙蒙乖乖地进了淋浴间。
  我脱了衣裤,坐在厅里的沙发上听着她洗澡的声音,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情景,边想等会儿怎么样尽情的玩弄这件尤物。玩女人是我一直以来的喜好,我在大学里就和好几个女生上过床了,工作后走南闯北,风月场上也经历了不少。比起同龄人来,这方面的经验要丰富的多,也学会了不少床上功夫。只要是陪我睡过几次的女人,无论先前有多清纯多矜持,最后都会变得饥渴贪婪,好像久旷之妇一样。
  而且凭经验我甚至还可以负责任的说,那种越是长相清纯、越是一本正经的女孩子,往往骨子里就越淫荡、就越是个骚货。就像蒙蒙这样的女孩子,初尝过男女之欢的美味而性经验又不是很丰富,过去又一直被周围的环境压抑着,一旦沉醉于其中,很容易会恍惚的任人摆布,越陷越深,无法自拔。而我正好可以慢慢的欣赏整个过程,这对心理上是一种极大的满足,这比单纯用射精带来的快感更能满足我的征服欲。我现在要做的只需要抽光她的自尊心和羞耻心,让她在我的面前完全放开,全身心地投入到和我的交欢中,让我从身体和精神上都百分之百的占有她,把她骨子里的骚劲全都榨出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蒙蒙从淋浴间出来了,身上裹着浴巾,还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水珠。
  "洗完了?"
  "嗯。"
  "那好,躺到床上去,叉开腿,把你的骚逼掰开,让我看看你的骚逼里面是什么样子。"蒙蒙一时呆住了,吃惊的看着我。
  我说:"装什么清纯哪,还不好意思呢,你连撒尿都让我看了,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那你也不用说的这么难听呀。"蒙蒙虽然生气,但声音里依然带着丝丝甜味。
  "我又没说错,难道那天浴室里你没闻到你的那股子尿臊味吗?你走了以后害的我手都洗了好几遍呢"说着我还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听了这话蒙蒙的脸一下子红了,我随后又补充了句:"再说了,你别忘了,今晚可是你自己求着我要来我房间的。"这句话说到了她的痛处,蒙蒙低下头不说话了。
  "还愣着干嘛,小骚货,照我说的话做吧。"
  蒙蒙看了我一眼,解开浴巾,赤祼着身子平躺在大床上,不顾淑女风范,弯起膝盖,朝着我张开了雪白的双腿,然后尽力向两边分开,再一次把整个阴部露出在我面前。阴毛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更显得乌黑,她两只手伸到两腿之间,放在柔软的阴唇上,咬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双手捏着自己的两片阴唇向左右分开,把自己的阴道口张开,眼眶里似乎泛着委屈的泪光。
  "可以了,你来看吧。"
  我看着蒙蒙全祼着身体躺在床上,自己拉开阴唇露出阴道,便不紧不慢地凑过去看着。让我奇怪的是,蒙蒙的那种可怜凄楚的神情,一点也没有激起我的同情心,恰恰相反,我现在更想把这个女孩从头到脚的彻底蹂躏一番。
  蒙蒙想快点结束,对我说:"你快点吧。"
  "拉大一点,看不清楚。"
  蒙蒙只好双手用力尽量把阴唇向两边拉,使阴道口张开到极限。我拿出一支小手电向蒙蒙阴道里照着。只见蒙蒙的阴道粉嘟嘟的,周围还挂着没擦干水珠,阴道里面的嫩肉好象在微微地蠕动着。
  "还是看不清楚,你趴着把屁股撅起来,从后面看比较方便。"我又提出要求。
  蒙蒙没有办法,只好按我说的翻过身,双膝、双乳、肩膀都顶在床上,aa而双腿向两边分开,高高地撅起屁股,把臀沟下的阴户夸张地露在我的眼前,然后一只手从身下绕过阴阜,手指拨开两边阴唇把阴道张开。蒙蒙的身材本就性感,现在上身一趴后面一翘,纤纤细腰紧连着珠圆玉润的丰臀,急剧膨胀的曲线令人眩晕,臀沟下,粉红娇嫩的肉缝微微裂开,隐约可见里面嫣红的腔道,正悄悄地向外吐着露珠,视觉上既令人种有美的享受,也更显得淫荡诱人。我看得有点口干舌燥,如此诱人的景色在我玩过的女人中倒从未见过,真该好好玩一把。我抚摸着这圆溜溜的屁股,两片年轻光彩的臀肉就像去壳的熟鸡蛋,我用力掰开两边臀肉,露出她的肛门。蒙蒙似乎更加感到了羞耻,因为这个姿势完全是撅着屁股在请男人看生殖器,甚至连臀沟里的肛门都毫无保留得落入人眼。
  我将蒙蒙翻过来平放到床上,把她的双腿分开后推成一个大M 形,将她的生殖器整个露出来了。蒙蒙心领神会地用手勾起自己双腿,大腿更加张开了点,把自己的私处呈送到我肉棒前,似乎想要我的阴茎往身体里插深一点,看来我的调教有了效果,她已经尝到性爱的甜头。我的心里像让熨斗烫过一样舒坦,能让这么个骄傲的小公主臣服在我跨下,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婉转奉迎主动献身,这种男人成就感让我兴奋,让我激动,甚至超过了把精液射进她子宫的一刹那。我拉起她让她靠在枕头上面对着我,然后起身跪立在她的两腿中间,在完全开放的大腿根,美丽的肉缝张着小嘴,洞口的淫液正发出淫邪的光泽,巨棒已经顶在了小穴口,龟头的前端包夹在唇缝里,那种温热湿滑的感觉非常舒服,也非常刺激。
  蒙蒙浑身瘫软着,满脸绯红,别过头去。
  "不要看了……羞死我了。"她的语气中有点撒娇的成份。
  这倒是所有漂亮女孩的本能。我苦笑了一下。
  "不看怎么知道你漂不漂亮呢?"
  我用手指拨开肉唇,把里面粉红色的肉缝露了出来,将自己涨粗的阴茎头部塞进了粉红色的肉缝里让她的阴唇含着,大部分露在外面。然后轻轻问她:"看见了吗?"蒙蒙低头看着插在自己下体里的粗大肉棒,脸红红的,轻声地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看见了……"我继续问道:"看见什么?"
  她呼吸有点急促,断断续续地回答:"看见……你的那个……插在……"我再追问:"插在你身体的什么地方啊?"
  蒙蒙看着我怯生生地说道:"插在我……下面的……逼里……""错啦,是骚逼里,快,重新说一遍。"
  蒙蒙闭上眼睛,嘴里终于蹦出了几个字:"插在我的骚逼里。"说完似乎屏住了呼吸,我把身体向下慢慢压去,让她看着那根粗涨坚硬的肉棒一点点慢慢地插入她腿间粉红色的肉缝里,她看着这个情形,忍不住"哦……"我抬臀送腰,徐徐抽插,由缓到快,由浅到深地抽插着蒙蒙。先是直进直出地来了几十下,刹刹她的痒。蒙蒙比和我第一次做的时候略放得开了,上身靠在被子上,修长的双腿尽力的向两边打开,袒露着生殖器。蒙蒙的下体曲线饱满,两条翘起分开的大腿根部没有一点赘肉瑕疵。靠近腿根折叠出两道纤细的肉纹。
  中间粉红的肉沟绽开着,泛着湿滑的水色,在阴毛中若隐若现,里面的肉芯,已被我青筋暴露的肉棒携裹着,无耻的翻卷出来。娇嫩与粗硬、白皙与黑糙形成强烈的反差。蒙蒙此刻也低头望着自己的腿间,似乎尚有一丝期望这丑物的离去。
  蒙蒙的身体柔韧性是相当好的,大腿抬起甚至可以碰到身体两侧,这样阴户打得最开,也可以插得最深,我每插一下都是挺腰直锥到底,再重重地在肉芯揉两下。一波一波不断的冲击刺激的蒙蒙全身酥软,浑身的颤栗一浪接着一浪,蒙蒙仿佛忘记了一切,满脸泛红,柳腰丰臀款款挺动,小小的鼻尖很快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我教她搂住我的屁股随着我的节奏往里送。开始她还不太会,很快她就掌握了诀窍。这样我们就配合起来了,她呻吟的声音也开始有节奏了。她的呻吟声一直不大,但很好听,低低的,很甜。
  "蒙蒙,你的骚逼真紧,插的我爽死了!……你的淫水怎么这么多,快看,都拉成丝了!你真的太骚了!"我一边干她,一边说些很淫荡的话来刺激她。这种话让她又羞又兴奋。不久她就弓起身子,用阴部紧紧贴住我,双手也挪到我的屁股上,阴户泛出的淫水已经流了一屁股,从她的肉唇一直到后面的屁股沟里,已经满是被阴茎抽送的时候带出的粘滑汁液。将她屁股下的床单淋湿了一大片。
  我这样插了一阵就把她的双腿分成V 字张得大大地抬起架在我的手臂上,这样她丰满的阴部更加向上耸起,让她也可以更近的看到我的阴茎在她阴户的每一次抽送动作。蒙蒙真切地看着我粗大的阴茎沐浴着她的淫水,一下下插进自己的私处,龟头每一下深顶,连带着把两片小阴唇都插了进去,一起卷带着在阴户中翻进翻出,每一下进出阴户还一开一合地吐着白色的泡沫,我的睾丸肉袋和阴毛上都糊满了她白乎乎的分泌物。
  蒙蒙抬起头来呻吟着对我说:"求求你……不要看了……不要说了,我受不了……"我嗯了一声:"那就更要看了。"同时加快了阴茎对她肉洞的抽送,从上向下好像打桩一样把粗涨着的肉棒一下下杵进她阴户的肉缝。蒙蒙的眼神开始迷离起来,"嗯……嗯……"的喘息声也越来越高。我感到蒙蒙的阴道越来越紧,知道她的高潮快要来了,更是加快频率在她的阴道中抽插。不久后,蒙蒙的身体挺直,出现了高潮的波涛,但我一发现这种情形,立刻拔出肉棒。阴茎拨出穴口的时候,竟发出了开酒瓶那样的"啵!"的一声,阴茎上还挂着一条条白糊糊的粘液,直挺挺的抖着,闪亮的龟头依然带着杀气,粘粘的淫液拉出一条弧线,好像留恋不舍的样子,期待再次进入那个会吸吮的肉洞。
  "哎呀……为什么……"蒙蒙从鼻孔发出哼声。这也难怪,我拔出了阴茎,这使得蒙蒙快要到高潮前忽然失去快乐的源泉。
  我伸出右手中指对她说:"你还不承认自己是骚货,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自己的高潮是啥样子的。""别,不要啊,我承认就是了,我是骚货,我是骚货,别这样……"蒙蒙已经顾不得少女的矜持,两条腿在我臂弯里抖动起来。
  但我已经不由分说的把中指插入她的阴道,一直抵到蒙蒙的肉芯上。蒙蒙此里那受的了这样的刺激,轻呼一声,阴道一缩一缩的紧紧地夹住我的手指。终于在自己的注视下高潮了,一股股的淫水顺看我的手指就喷了出来。
  蒙蒙的这一次高潮足足有一分多钟,当她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大张着双腿,aa把阴部对着我,湿漉漉的阴唇还向两边分开着,我的手指居然还插在她的阴道中。蒙蒙清楚的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达到高潮,真是羞的要死。她对我说:"好了,我都承认了,把你的手指拿出来吧!"我笑了笑:"小骚货,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夹的我好爽,你的逼真紧,我真想天天把手插在里面。"我又捏着蒙蒙的阴唇下流地拉扯了一番,才把手从蒙蒙的阴道中抽出来。
  高潮后的蒙蒙全身舒展,"大"字形的躺在床上,将一身的羊脂白玉完全展现出来,细柔光洁的胳膊向两边张开,那对丰挺圆润的乳房如刚出锅的馒头,因为高潮的余韵还没有消散,两粒嫣红的乳头依然挺立。修长光洁的双腿撩人的大张着,将阴户一览无遗地摊在腿根,原本紧闭的阴道口,在我手指抽走后还没来得及合上,湿漉漉的肉缝大张着,充血肥腴的小阴唇无力的耷拉在外面,我用食指拨了下蒙蒙的小阴唇,阴道口反射性地抽搐了一下,仿佛又回到高潮的那一刻。
  这令人陶醉的景象足以让世上任何男人为之疯狂,只是现在蒙蒙的脸上现在多了一丝哀怨,眼角上还挂着泪珠,显得有些无助,惹人怜惜。我对蒙蒙说:"都这样了还害什么羞,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外面听不见的,这里就我们两个。"听了我的话,她冲我做了个鬼脸,就转过身去歪在床上喘息着,享受着高潮的余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