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出差吧,切记要坐火车软卧哟!

出差吧,切记要坐火车软卧哟!

 时间:2017-06-08 12:08:27 来源:艳文阁 
  前段时间由于工作安排要到昆明出差,当然可以报账了所以就买张软卧了没想到这张软卧票简直是物超所值。
  这趟火车非常空,上了车,找到我的包厢,没有其他人,对面的下铺上有件行李感觉到是个女人,还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可能是累了的缘故,上车后我很想睡觉,靠着枕头很快的我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汽笛声吵醒。发现对面的女人回来了,合衣躺着,我假装睡觉的样子偷偷端详着她的身体,她穿的是白色T 恤,很薄,在强光下有点透明的那种,下身也是很薄的裤子,隐约看见里面的内衣颜色,是米黄色的。身材丰满,典型的三十多岁少妇的身材,这时发现她T 恤领口的纽扣松了,鼓鼓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太诱人了,我心里一阵狂跳。这时候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轻轻的挪了一下身子,本来就遥遥欲坠的第二颗纽扣也绷开了,米色的胸罩包裹着的乳房大半个都露在了外面,我看呆了……突然间感觉有人要推门进来,我不知怎么搞的竟然紧张的越过过道,推了推她的肩膀,她迷糊的睁开眼睛问我什么事情,我指了指她的胸口,指了指门。
  她尴尬的笑了笑,系上了自己的扣子。却若无其事的继续打盹,门开了,是列车员,找我换卧铺硬票,我顺口问了句,「还有旅客吗?」列车员大大咧咧说,「今天见鬼了,就这么几个旅客,没有了,这趟亏了,要不你租个VCD 看看,很便宜的」我赶紧说,「很累呀,还是继续睡觉吧。」列车员看了看包厢没再说什么就拉上门走了。经过刚才的事情,我已经是根本睡不着了,靠在卧铺边上满脑子是男人的生理反应,她似乎也没睡,只是躺在那儿。
  过了一会儿,突然她睁开眼睛,支起身半躺着说:「刚才谢谢你啊,要不然就出丑了。」我脸又刷地红了,支吾着说:「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的,对不起啊。」我们就这样开始聊天,东一句西一句,天南地北的说着,彼此之间感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可能是因为在这小小的空间里两个人离的这么近,又经历了刚才的事,已经没有距离了,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她姓郭,是个医生,因为她丈夫应酬很多,很少陪她,大部分时间和节假日时间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度过的,这次老公还在深圳,所以想想就提早换班去昆明找同学度假。对于我说的,她一直静静的听着,没有说一句,渐渐着我砰砰乱跳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了,聊着聊着,我们就聊到了男女的话题。她对诸多的激情故事好象挺羡慕,可又被传统的观念所束缚着。我问她:「如果机缘巧合,你会尝试么?」她好像一下就脸红了,我看不清楚,不过能感觉到。「不会的,嗯,不过也看是什么人。起码要有感觉。那你呢?」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我?
  我神往已久。不过就是没遇到。
  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啊。」她拖长了语调:「你,不会吧?像你这样英俊潇洒,又有钱的男人竟然会守身如玉?
  我才不信呢。」我笑了:「哪里,我也早不是金玉之身。只是见多了风月场中的事。宁尝好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啊。」她叹了一口气:「你说的也是」……突然间我们沉没了,只能够听见火车的卡嚓声和我们两人的呼吸声。彼此不在说话了,在幽幽的灯光里,彼此对视,忽然她说:「反正你也睡不着,我们这样聊天到天亮吧。」我点点头。
  继续盯着她,她有些不自然,身体微微的颤动,我轻轻的站起来,我感觉到她颤动加剧了,但没有不安,我伸了伸自己的腰,扶着上铺的扶手,背对着她说:「我经历了这么多真有点累了,腰都酸了。」我说完沉默了,空气有点凝固,突然她有点颤抖的声音说「我给你揉揉吧。」我慢慢的转过身,注视着她,在幽幽的灯光下,我发现她的脸匣微微的潮红,在她的目光下我很顺从而自然的坐在了她那铺床的床沿。我已经能闻到她淡淡的体香,还是背对着她,没有说话,轻轻的我感觉到她柔软的双手在我的腰间游动。
  我颤抖了一下,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下被一个女人抚摩,她的双手从我的腰部游走到我的肩膀,渐渐的伸到了衣服里面,肌肤相触。我的呼吸不觉急促了,心跳的厉害,我极力掩饰着。突然间,她直起身来,紧紧的从后面抱住我的胸口,我不知所措……我试探着去握她在我胸口的手。她没有抽回去。只是我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我转过身注视着她,发现她微闭着眼睛,我把她轻轻的放到在枕头上,头发有些乱,我用手去理,顺手抚摸她的脸,她的耳朵,她的眼睛鼻子。她静静的躺着,一动也不动。我俯下身,去吻她。她推开我然后说到,「小心有人。」我轻轻说,「人家以为我们是夫妻啊。」她笑了,没有拒绝我的吻。我内心的情绪一下子跳动起来。舌头又伸进她的嘴,缠绕和吸吮。
  慢慢的,我的手伸进被子里。准确地摸到了她的胸部。我只在上面轻轻地扫过,就掀起她的内衣,轻轻的抚摩她的背,顺手解开了胸罩,慢慢的手从背部移到胸前,推开她的胸罩,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我的大手覆盖了上去。
  她一直颤抖着,扭动着,呼吸急促了,我又把舌头伸进她的嘴吸吮着,手轻松的毫无约束地开始抚摸她的双乳了。
  先是用力捏了捏,然后用掌心在乳头上轻轻摩擦,继而用指尖轻轻的拨弄乳头,用指甲轻轻刮擦乳头的周围。她紧紧的抱着我,抑制不住,嘴里发出低低的含混不清的声音。我放开乳房,手缓缓向下,摸到她的大腿,隔着衣服慢慢摸上去,在中间地带略作停留就到了另一条大腿上。来回摸了几次,趁她不备,手从橡皮裤带下伸了进去,挑起三角内裤,手滑向了她的似处。她本来想阻挡,可是好象突然又放弃了。上面,我吻着她的脖子,耳朵。让她透不过气来。「你也睡进来吧。」她拉了一下我说。
  这时候还到没有熄灯。说真的,我还是有些害怕。于是我起身,把包厢的锁反扣上。坐在床沿,静静的看她,抚摸她的脸,她的耳朵,她的眼睛鼻子。突然听到她说,「我要。」我的血涌了上来,不管不顾,拨开被子,掀起她的内衣,一口含住了她的RU房。她啊的一声,吓了我一跳,因为太大声了。我暂时停止了一切动作,给她迅速盖上了被子。竖起耳朵听车厢里的动静。除了听见火车的卡嚓声和我们两人的急促的呼吸声,已经听不出还有什么。
  我们相视一笑。我小声说,「别太大声了。」她说,「我不是故意的。」我说,「你平时都叫床吗。」她捶了我一拳。我抓住她的手,让她慢慢往下,她心领神会地奔着我那里去了。隔着衣服抚摸着我。「好大啊」,她说。「喜欢吗。」「喜欢,我现在就想要。」她拉开了我的裤链,手伸进去寻觅。我那里早已涨硬多时了。她先是抓住,狠狠地一握。然后上上上下下的摸,仿佛是感觉大小。然后手握成拳,不太熟练的套弄着。我好久没有做过,很敏感。知道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没有了,便想阻止她。她说,「是不是很想- 射啊。」我说,「是啊。好久没有做了。」她说,「那我先帮你弄出来吧。」我有点狐疑地看着她,打量着我们的环境。好象这不可能啊。她说,「你坐上来点」我只得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往上坐了坐。她说,「坐到这里来。」她拍着枕头。我明白了。脱了鞋子,侧身向里,DD着她的头部坐着。
  她把我的小DD掏了出来。先是翻弄了一下,然后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了,我暗自庆幸,幸亏上车前想到火车上不方便先洗澡了。肯定一点异味也没有。她抬着头,小嘴凑上来亲了亲,然后伸出舌头来舔,在龟- 头周围画圈圈,还含在嘴里用舌顶头的口- 抵- 舐。我以为碰到了高手,可是当她整根吞进嘴中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她不太熟练,牙齿老是刮到我。我小声说,「别用牙齿。」她抬起头来说,「没有啊。我用嘴唇包住了牙齿。」我明白了,但是一时又跟她说不清楚。女人为了避免牙齿刮到,就用嘴唇包住牙齿,可是却是用嘴唇外侧来接触男人,这样其实还是会让男人感觉到牙齿的坚硬和刺痛。
  实际上应该让嘴唇扬起,用湿润柔软的嘴唇内侧含住男人,轻松自然的滑动,这样才舒服。过了一会,我还是忍受不了,就说,「算了,这样很难达到。」她也累了,也就放弃了。我的身体滑下来,和她并排躺着。她把被子拉起来,将一部分搭在我身上。我们聊着天。她说:「我还不太会,很少这么做。」我说,「没事的。我已经很舒服了。」她的手伸进我的衣服,拉开我的内衣,接触到我的身体。小手在我的全身抚摸着,腰部,腹部,胸部,然后在我的乳- 头上抚- 摩不停。我吻- 着她的眼睛,鼻子,嘴唇。这样的感觉要舒服的多。我的右手又不自觉地下去了。抚摸过她全部的身体,在她大腿之间的手一下子探了下去,一片凸起的肉阜,一层滑滑的毛,然后就探到了柔软的地方。用手掌覆盖着慢慢摩挲,感觉到她的下身向上挺了挺,颤抖了一下。我慢慢摸索着分开她的私- 处,分别将两边拉了拉,我嘴唇吻着她的耳朵,告诉她,「好多水。」然后舌头抵进她的耳朵,轻轻的扫舐。
  她的身体反应更厉害了。宛如一条深水里的鱼,游来游去。我的手指在浅浅的地方滑动,直到整个四周都湿润了。她的下体起伏的更厉害了。整个臀部在不断的扭动,嘴里发出低低的含混不清的声音。我的左手因为要用来稳定身体,不至于让自己在窄窄的床上掉下来。所以感觉到不能充分施展。我让她往里睡。她侧起身子,腾出了宽一点的位置给我。我用左手肘部支撑着身体,左手开始在她的胸部游移。我的嘴唇舔着她的耳朵脖子,左手摸着她的乳- 头,右手轻轻抚摸她的私部,她的私部已经全部湿了,润滑如油。很轻松的,我的手指就进去了,内壁光滑而膨胀,很有弹性。我的手指在里面旋转着摸索。稍一用力,就已经见底了。感觉底部有个结,按了按,她说那是子宫口吧。应该不会舒服。几次旋转着寻觅,终于在一个地方摸到一块与内壁相比较为粗糙的地方。不大,手指头大小,有层次感,这个就是G 点了吧。
  我用力按了按,手指在这个点上旋转揉摸,她的身体紧张的抖了抖。她突然抬头猛吸住我的嘴,满脸痛苦的扭曲着,我继续按压,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猛烈的搅动,忽然啊的一声全身就瘫软了。我知道她已经达到了一次。
  高潮了就不能继续刺激G 点了,否则会不舒服。我也有些累了,浑身是汗了。转身趴在她的身上,软绵绵的,隔着衣服我的下体抵住她的私处。看她沉浸在余韵里慢慢恢复。我明知顾问地说,「高潮了吗。」「恩」她说:「冤家,这次你把我害惨了」。我说,「还要吗。」她说,「怕你太累了。」我说,「我不累啊。」低下头去吻她的乳- 头,温柔的吻吸。我的下体也用力的抵住她,并不断的摩擦。她说,「你想射吗」。我说,「现在不想,但我还是想让你舒服。」于是我起身去车头的洗手间洗了洗,也擦了擦汗。发现镜子里的我,虽然没有达到高潮,但是白里渗红。
  可是,我真的要和她做一次最彻底的接触吗。我回到车厢里,她也起来了,摸索着鞋子,然后也去了洗手间。
  车厢过道里静悄悄的,乘务员的小乘务室里也是空的,应该去乘务车厢里休息去了吧。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们都坐在下铺,相搂着,脸挨在一起摩挲。仿佛两个热恋中的情侣。她说,「饿了吗。」我这才发现经过这一折腾,还真有些饿。便点了点头。可是车上现在不可能有东西卖。她去行李架上拿下旅行包,搜出了一些饼干,卤蛋,香肠还有花生米。后来香肠只剩下一根了,我让给她吃。她剥了皮,咬了一口,然后把嘴送过来。我明白了,就把嘴凑过去,香肠从她的嘴里传到了我的嘴里。我顺势狠狠地吻着她。我拿出两罐红牛,给她一罐。「有激素的,我不喝。」她嘟着小嘴。「不好意思,我只带了这种饮料。不过,少喝点,有益身心的。」我发现,我们之间在这狭小的空间,经历了一场交流之后,竟然变得特别的亲密和亲昵,只有真情侣之间才有的亲密。我们并排坐着,互相交换的吃着东西,感觉也许就是甜蜜吧。吃喝完了,我们又去洗漱一番。这间隙里,列车上的灯熄了,是该睡觉的时候了。郭在黑夜里脱了衣服,钻进了被子。我也脱了跟她说,「和你一起睡吧。」她向里让了让,我也钻了进去。她身子向里侧着,我顺势搂着她,手没有停,上上下下的游移。最后慢慢脱下她的内裤。还没有脱到膝盖处,她拉紧了不让我继续。这样也好,我拉下自己的内裤,掏出来,黑暗里摸索着凑上去。
  她的腿无法张开,所以根本找不到地方。我对她说,「帮帮我。」她伸出手来,牵引着我,终于对接成功了。可是根本进不去,也很容易掉出来。没办法,我又去脱她的内裤,脱去了一条腿。这样就容易的多了。我正要挺身而进。
  她侧过身来,对我说,「你不怕我怀孕吗。」我心里一紧说到,「我不射在里面。」她说,「那也有可能怀上啊。」那怎么办,我有点气急败坏了。她笑了,说,「没用的家伙。啥也不懂。我是医生。」我傻笑了两声,就开始埋头苦干了。
  侧身从后面进去,感觉很紧,而且进入不深。我不断地耸动,她也极力配合,有时力气很大的往后抵我。还拼命对我说不要停。好舒服好舒服,她不停的嗫嚅。这样的确很舒服,但是很显然,让我高潮好象不可能。我拉过她来,翻身趴了上去。这样的进入,让我们都长长的啊了一声。这个传教士的姿势,多么的老土,又多么的实用啊。
  插入的很深,湿润的私处包裹着,每次抽动象是滑过长长的刺激的隧道,引来下体一阵阵的快感。她也每次都用力的往上挺,迎合着我。我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她的嘴,她吻着我的手,最后轻缓的吞进我的一根手指,口水湿润了,然后慢慢由上到下的吸吮。哦。好温暖的感觉。她高潮了。一下子,她瘫了下去。她闭着双眼,一动不动。虽然经过前面的高潮,可是里面仍然很紧。四周紧紧地,暖暖的包围着我。那一刻,我仿佛在云端。我没有马上抽动。
  我趴在她的身上,怕压的她不舒服,我用肘部尽量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她再一次双手环抱着我。我深吸了一口气,将DD尽根插入她的蜜穴,一动不动。
  然后利用肌肉将DD在蜜穴里轻轻的跳动。每跳动一下,她就叫一声。后来,她也慢慢收缩YD的肌肉。我们就这样互相配合。尽情的享受着彼此的欢愉和真心的付出,至少在此刻是这样。她咬着我的耳朵:「我喜欢你这样对我,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说:「宝贝,激动得还在后边呢」。说完,我将DD拔除少许,在她的YD口轻轻的上下左右前后摩擦。几十下之后,她的呼吸又急促起来:「我要,我要,我要你」。我故意逗她:「你要什么?我的宝贝」。
  开始她还不说,我就继续在她的门前冲撞。「说,宝贝,你想要什么?」她这时早已是意乱情迷:「我要你进来」。
  「进来干什么?」「啊,啊啊」她奋力的张开两腿,「我要你插我」。我再也忍不住,奋不顾身的一冲到底。她「啊」的一声大叫,我快速的抽动着,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快,就在我快要达到巅峰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YD肌肉紧缩「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她狂叫着,火车的卡嚓声的声音混着她幸福享受的呐喊仿佛是一首激情交响乐。那一刻,我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划出最后一桨,终于冲上了浪颠……那个夜晚。在列车上。我们一直做爱,直到天色微明的时候,才疲惫地休息。我怕睡过了头,让她睡,等到她醒来已经8 点了,已经快要到昆明了。如果这夜不会亮,如果这车不会停,如果这路没有止境。该多好。我们紧紧的抱着,这时刻,我相信我们都是真心付出的,都是用心在做的,用心在体会的。我们彼此没有太多的话。我想留住和她一起的光阴。我知道,我留不住。在人生的路上,我们有缘相逢。我们不在乎天长地久,我们在乎曾经拥有……她说了一句话:我会想你的。我也是。不管多少年以后,即使将她深埋于心,我还是会想她的。祝福她!列车还在滚滚轰鸣着向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