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那年在北京

那年在北京

 时间:2017-06-08 12:08:26 来源:艳文阁 
  那年在北京
  一晃10年了,但是一直没有办法淡忘,也许人总是只能记住让他无限开怀的事情。
  那时我到单位的第二年,作为重点培养的新人,6 月底我被派往北京学习。培训的地点在机场附近,是总单位的技校所在地,趁着放假,借用他们的设备。一起参加学习的大约有5 ,60人,每个省一到两个,都是刚进单位不久,刚从学校出来。到报到处,就看见有个女生在办手续,我不禁眼睛一亮,虽然看的只是背影,但是1 米7 以上的身高和一袭长发还是让我砰然心动。她穿得很朴素,一件普通的衬衫,普通的长裙,小腿很白,扫兴的是穿着非常普通的凉鞋。很快她就办完手续,转身走了出去,速度很快,加上工作人员已经在叫我,没有仔细的看清她的脸。
  我也很快办好了手续,领了钥匙。轮到签字的时候终于看到她的芳名,丹。我们住的宿舍是招待所,2 人一间,按照报到的顺序分配,当然男女还是分开的,不过只是分房间,也就是说,刚才那个美女也就是住在我的旁边或者就是附近。在宿舍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躺在床上看电视,盘算如何过这一个半月。天快黑的时候室友来了,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广西哥们,操一口南方味的普通话,不过热情得像东北爷们。
  我们的伙食是集体供应,就是就餐时间到餐厅,领取一份快餐。我和室友很早到餐厅,那时就餐的人很少,大约只有10几个,女性居多,可惜都很一般,我不禁有些失望,也没有看到那个叫丹的美女。晚上躺在床上看电视,大约10点左右有人敲门,是个女生,和我们年纪相仿,原来是室友的老乡,他们一起来的北京。室友显然对这个长相相当普通的老乡非常不感冒,十分冷淡,我因为闲的无聊,就聊了起来。一谈之下到很投机,她叫萱,师大毕业的,口才很好,最让我吃惊的是居然抽烟,也老实的告诉我她从初中就开始了,于是我们吞云吐雾的聊到2 点,室友已经睡了很久。最后她说,晚上我就睡这了,你去跟他睡,说完指指室友的床。她虽然不漂亮,但是20岁的女孩本身就是最性感的年纪,我就恬着脸说,算了,就睡一块吧。然后就倒在床上。
  我抱住她,然后寻找她的嘴唇,她已经很累了,很严肃的推开我,说,你怎么那么俗啊。我有些尴尬,就放开她,然后背着睡了。早上有些冷,便起来关空调,发现她已经换了一头,睡得很香,于是又有些心动,便又抱住她。
  开始手放在腹部,感觉到她醒了,没有反抗的意思,便慢慢的往上,终于右手覆盖到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大,刚刚握住,因为没带文胸,非常的软,开始冲动起来,准备从衣服底下伸进去,不料被她牢牢的抓住,终于没有得逞,相持着,最终又睡去了。早上大家一起醒来,室友开玩笑的叫我们狗男女,问我们有没有做,我说想啊,就是她反抗,没得逞,喊你帮忙,你又睡得太熟,所以啥也没做成,可惜。萱红脸笑着,没有搭腔,回了自己的房间。吃完早饭大家就去上课,第一天,不过是介绍自己从哪里来,叫什么,几岁等等。我兴奋的是女生占了一大半,而且跟昨晚吃饭时看到的不一样,居然有很多漂亮的,而且有几个打扮得非常妖艳,让我心里痒得不行,失望的是那个叫丹的美女并没有出现。
  因为都是年轻人的缘故,大家很快就熟了,而且选了干部,一个年纪最大的大姐被选为班长,我工作时间最长,被选为生活委员,就是跟食堂沟通什么的。
  下午学校组织大家去购物,我什么也不缺,也嫌外面太热,就躲在房间看电视。中途听到走廊有脚步声,我出门去看,是不是有人和我一样没有去。出去正好看到斜对面的门在关,我赶紧上去敲门,开门的居然就是那个美女丹。她表情有些惊讶,我赶紧自我介绍,然后问她是不是也是来学习的,她说是,早上没有出现的原因是她就是北京人,报到完就回去拿东西,所以下午才来。我非常高兴,说我就住斜对面,有什么帮忙你叫一声,她很矜持的说了声谢谢,于是我就打道回府了。
  晚饭的时候回来的人很少,室友也没有回来,我在餐厅里寂寞的像只鸵鸟,刚打算走人,丹却款款的来了,一袭白色无袖长裙,头发高绾。我几乎呆住了,赶紧回复心情,等她坐下,鼓起勇气,装作很熟络的样子搬到她对面。
  她有些吃惊,但是很快恢复平静,对我的热情既不排斥,也不表示热衷,偶尔回答我的一两句话,只是专心吃她的饭。我有些无趣,觉得这不是我的菜,于是找个借口赶紧走人。
  晚上室友回来很迟,去逛了王府井之类的地方,萱同他一起,居然给我带了一条烟。这让我有些感动。洗完澡后萱又来了,穿了白色的短裤和黑色的T 恤,大大咧咧坐在我的床上,腿白得让人有些晕,我借机跟她开了许多黄色的玩笑,顺便上下其手,有几次还把她压在身下,她一边嘴上抗议,一边还很享受的跟我厮闹。
  又玩得很晚,萱一头扎到床里面,嚷着要睡,我又从后面抱住她,她也没反抗,就是不转过来,室友在另外一张床上继续他的狗男女骂着,我们笑着不回嘴。我掀开萱衣服的一角,然后握住她的的一侧乳房,没有动,她也没有反抗。室友终于沉寂了,鼾声证明他要么睡了,要不显示他不会干涉我们做事。我开始蹂躏萱的乳房,一边亲她的耳垂。她有些动情,用屁股紧紧抵住我已经硬如钢铁的DD,但当我开始解她短裤扣子的时候她突然推开我,迅速的坐起来,红着脸跑开了。我郁闷得一塌糊涂。
  我急得不行,在床上躺了一会,觉得不能放过她。我知道她的宿舍,于是找了过去。她住4 楼,比我低一层,2 分钟就到了。开门的是她的室友,她已经躺在床上,我借口火机丢了,找她借火机。拿了火机后我说要不一起抽一根?她说NO,她的室友说快去吧,晚上不回来也可以,我有些尴尬,她则笑着和她室友打闹着,最终还是和我一起出来了,这次,她穿着丝质的睡衣。
  我们在走廊一起抽了烟。
  去我宿舍吧,我央求她。
  你想干嘛?,她说。我有些不好意思。
  你有女朋友么?她问
  有。我老实的回答,内疚得不行。
  她笑了,说,如果你说没有,我就不跟你去了,不过我们不能做爱,你答应我。
  我失望的点点头。
  晚上我们安静的睡着,我又握住她的乳房,她没有动,我把她的睡衣褪到胸口,小心也小声的吮吸着她的乳头,她没有动情的意思,虽然没有反抗,我只好叹口气把她的衣服拉下,经过她腰部的时候,黑色内裤覆盖的丰满阴部让我几乎不能把持,最终我还是放弃了。把她整理好后我去卫生间ZW,回来后她问我,干嘛去了?ZW,我老实的回答,她咯咯的笑着,顺便亲了我一口,然后转身睡去。
  20多岁的男人正是每天想着交配的年纪,我也不例外,不论是大学,还是单位,我过的都是呼啸山林的日子,不缺女人,也不缺酒,但是这里让我有些寂寞,因为我们学习的表现将直接记录到我们的档案,关系到未来的前途,所以我不敢在这里放肆。
  萱基本都在我们的宿舍,中午室友一般都在机房,只有我们2 个,玩得还开心一点,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是剥光她的上身,她会来抢她的衣服,但是不得不用一只手挡住胸口一对跳动的白鸽,这样的话即使抓到,她也强不回去,如果她不护住乳房,则不但让我大饱眼福,也会不时让我变换姿势体会着不一样的手感,不过我总是在她真要恼的时候吧衣服还给她,趁她眼泪下来之前把她文胸系好,衣服弄好,然后在让她破涕为笑。
  每次她都威胁不再来,但是每次都会出现在房间。但是我们的游戏仅仅如此,我没有碰她腰部以下的地方,她不允许,我也有些胆怯,每天我都会到卫生间自己解决。我知道如果我真的要来,她也不会反抗。
  最终越过这道线是周末,我们一起约去喝酒,那是室友的生日,那天去了很多人,包括美女丹。
  酒桌上我一直对丹献着殷勤,萱也和其他男生打闹着,最终,大家都醉了。室友,萱和我坐在最后一辆出租车上,路过一间保健店,我要求下车,萱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她知道我想干什么,如果她阻止,我会放弃,但是她看我一眼后很快的把目光转移,我就下了车。
  我回去的时候室友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萱趴在桌上,看我回去,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我要走了。
  我把她拽到卫生间,推坐到马桶上,掏出装套套的盒子,她看我的眼神有些朦胧,直到我脱掉裤子,把雨衣套在挺挺的弟弟上。
  把腿抬起来,我命令道
  她低下头,不敢看我。我拽她起来,让她俯趴在马桶上,用脚分开她的双腿,把她的裙子掀起盖在背上,她开始呻吟,黑色钉子裤包着的浑圆的白臀开始扭动,我抚摸着,一边调整着最佳的插入角度和高度。
  我想让她臀翘得更高一些,她有些反抗,我捏住她一个乳头,一边拍拍她的臀,示意更高一些,她很顺从得抬高一些,一边自动把腿张得更大。我把内裤拨到一边,这样她的逼便完全出现在我的眼前。
  她的逼不是很漂亮,不像女友那样小阴唇外翻,提起来就像蝴蝶的翅膀,她的逼只是一条缝,小阴唇只露出一点点,告诉我应该要插那个地方,逼颜色很深,阴毛凌乱的覆盖在大阴唇上,大多已经被逼水打湿了。
  和女友做之前我都喜欢用这样的姿势,因为这样我可以一边口做,一边可以很简单一只手玩弄阴蒂,一只手去摸乳房,在女友高潮的同时去舔她的肛,那样她会高潮到虚脱。
  但是对其他女人,我没有想用口的冲动,我只是发泄。我扶着DD缓缓插入,她颤抖着,当我最终完全没入到最深处时,她发出幸福的低吼。开始我没有动,我喜欢这样的从后插入,然后欣赏女人的身体,身体的心理都极度满足。
  我托住她的一边乳房,把玩着,一边让她转脸过来,她听话的含住我的一根手指,舌头裹动着,一边用眼神挑逗着我,一边晃动屁股示意我抽插。
  你求我,我说。
  我求求你,她声音低得几乎没有,阴道一阵娑动。
  你求我什么?
  求你插插我。
  插你什么?
  插我的逼
  阴道里又是一阵绞动,淫水越来越多。
  插你什么逼?
  插我的骚比
  然后开始大声的呻吟,不用我再引导——求求你插我的骚比,求求你插我的骚比……我收回双手,掐住她的腰,让她的臀和逼不能移动丝毫的位置,开始大力的抽插。
  她扭动着,夸张的撅着臀部接受我的冲撞,也夸张的配合我的动作呻吟着。慢慢的她的动作开始减少,双腿开始并拢,只是用阴道来感受我抽插她的快感,她的阴道开始收缩,嘴张到最大,却没有任何声音,表情开始扭曲,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于是更加小心抽送的节奏,当她快进入最畅快淋漓的一刹拉,我猛然的挺入最深,一起到达最快乐的顶端。
  她的阴道一直不停的抖动和收缩着,紧紧的包着我的JJ,最终她推开我,当我JJ脱离她身体的一刹拉她如刚插入时那样,轻轻的吼了一声,然后扑到在马桶上。
  我褪去她全部的衣服,她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坐在浴缸边沿,头靠在我的肚子上。我用水把她冲洗干净,只是她如论如何也不让我用手去摸她的阴部。
  不是不让你碰,太敏感了,以后再让你玩。她低头说。
  我还没过瘾呢,我开玩笑的说。
  你真坏,他轻轻的捏了我一下,然后慢慢的跪倒,用手扶起我的JJ,小心的用舌头打扫着,舔弄着,当完全勃起以后,她一边用手把玩着蛋蛋,一边一口含下,吞吐着。不要动,我命令道。
  她听话的含着,双手拉住我的腿,头抬高,怯怯的看着我,我开始了又一轮的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