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古典武俠]盗香(全本)-21

[古典武俠]盗香(全本)-21

 时间:2019-09-24 12:23:59 来源:艳文阁 

[古典武俠]盗香(全本)-21

《盗香》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亲王大寿(下)

第一百零五章亲王大寿(下)

豪华的马车驶向贤亲王府,今晚天气不错,中午的时候,大雪就已停了。路面上的积雪,随着马车的木轮滚动,拖出一条长长的凹痕。坐在颠簸的马车里,楚非云正在想,是不是该打造些弹簧,做为防震之用呢?

来到贤亲王府大门,楚非云下了车,当即就被眼前的场面弄得吃惊不小,只见那倘大的门前,停着很多马车,数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功卿大臣王孙贵族趋之若骛,一个个穿着华贵锦衣,面带笑容互相打招呼。

门前下人卑躬屈膝,将一位位尊贵的客人迎进王府。楚非云毕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只是略微一失神就恢复过来,拿好手中包好的贺礼,径自往大门走去。楚非云可是孤身一人前来,他可不像其他人那样,都有护卫家将前簇后拥。

楚非云把请贴交给下人,那下人一看,忙赔笑着将楚非云迎了进去,钦差大臣兼手执皇极令与尚方宝剑,足可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那些大臣可不是不识货的人,眼见楚非云到来,纷纷上前打招呼,一个个眉开眼笑,好不热情。

走进大厅,只见四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大厅里显得有些嘈杂

,酒席一桌桌多不胜数。楚非云不想过多引起那些王侯将相的注意,所以走到一旁,观赏起这大厅的装潢。贤亲王倒很有格调,整个王府显得一派大气,没有媚俗,不像那些有钱人家中金碧辉煌。

“楚大人!”突然一声男声由远及近传来。

“原来是公孙大人!”楚非云客气地拱了拱手,微笑道。

来人正是公孙羽,与楚非云同科的状元,现在翰林院。自上次一别,楚非云就没见过他了,因为楚非云是钦差,到处巡查,而他则是待在京城翰林院,相比起来,公孙羽可是舒服多了。

“楚大人现在名声在外,可是无人不知晓啊!有机会,来寒舍坐坐,亲近亲近!”公孙羽为人很是精明,楚非云现在绝对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他有机会拉好二人关系,何乐而不为呢?

“那是当然,有机会一定去贵舍拜访,到时还请公孙大人别嫌我打扰!”楚非云淡淡一笑,先开了一张空头支票给公孙羽。

“对了!楚大人,今天王爷大寿,请来玉音仙子苏清柔大家

,可让我等能有机会一饱眼福了!”公孙羽见楚非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换话题,语带兴奋地道。

楚非云很配合地道:“是啊,能目睹苏大家的琴技,真是我等之幸!”

“楚大人,苏大家长得是美若天仙,至今未有看得上眼的男子啊!”公孙羽虽然一脸叹息之情,但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眼中有股莫明的兴奋。

楚非云看得出来,公孙羽也是苏清柔的裙下之臣,恐怕他也希望能得到佳人芳心。不过楚非云心中暗笑,苏清柔早就与他情定终生,这些人就别想了。想着想着,不由露出一丝自豪的神色

,公孙羽则沉浸在自己的美梦,没有注意到。

这时,另一个人望向了楚非云,那眼神显得不太友好。楚非云若有所感朝旁边一瞥,发现原来是一身金黄色华服,手拿折扇的赵俊龙!想起他父亲乃是刑部尚书,那他来参加,也是很正常。

公孙羽拉着楚非云闲聊时,突然不少人都把视线转移到了门口,只见走进来一位翩翩佳人,身穿湖绿色长裙,刀削般的香肩披着一件绒毛大衣,秀发高挽成髻,顶着金钗。她身段婀娜多姿

,俏脸薄施粉黛,眉目如画,秋水杏眸,肤如凝脂,十指纤纤,高贵温柔中带着一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动人娇媚。端庄的中隐藏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骚媚。

美人莲步轻移,款款而行,风情万种,给人一种弱质纤纤之感,直想捧在手心,万般呵护,当真是我见犹怜!

楚非云发觉自己的目光移不开了,眼中闪过惊艳之色。美人儿眼波流盼,蓦地发现在角落的楚非云,媚人的凤眸射出激动的神色,当下快速碎步而行至楚非云面前。

“惜若!”楚非云有点不敢相信,虽然知道林惜若是天生媚骨,不过以前她更多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病态美。现在被楚非云医治好,经过一段时间调养加练武,使得她的身材变得丰满起来,那种娇媚从骨子里散发出来,风情让人无法抵挡。

“楚大哥!怎么回来也不来通知惜若一声!”林惜若语含一丝羞意,微微娇嗔道,迷人的媚眼忽闪忽闪。

楚非云都有些看呆了,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林惜若,直把美人看得低垂螓首,这才回过神。公孙羽是连忙行礼,人家可是镇南王之女,郡主的身份,他可不敢放肆!不过公孙羽对楚非云还真是羡慕不已,傻子都看得出郡主对他有意思。

公孙羽发现自己实在是个多余的人,告辞一声就退了开去,同时心中也作了决定,和楚非云拉好关系,绝对是必须的!

“对不起啊,惜若!因为刚回来,事情又多,一时没有去找!”楚非云见周围人望了过来,这才想起二人的身份,先行了个礼,然后才歉然道。

林惜若美丽的大眼睛调皮地一眨,芳唇轻启,嗔道:“那可不行,楚大哥必须补偿!”

“那我们的惜若大美人,要楚大哥怎么补偿呢?”楚非云压低声音,语带暧昧地道。

“人家不理你了!”林惜若脸嫩,脸上升起一抹红霞,羞赧道。

楚非云与林惜若二人之间早就表过了情,所以楚非云自可调笑几句,也让美人害羞不已却又心中甜蜜。

末了,林惜若俏声道:“楚大哥,我爹也来了……”

她没说完,可楚非云自然也明白她意思,遂笑道:“那好,我也要去见见未来岳父大人!”

“谁是你未来岳父了,口没遮拦!”林惜若娇嗔不已,媚人神态。

楚非云见状,不禁心为之一荡,林惜若说话时,檀口吐出一股芳香,沁人心脾,让楚非云忍不住耸了耸鼻子。林惜若见心爱的男人被自己迷倒,心里喜翻了天,被他火辣辣的目光,直盯得霞烧玉颊。

“好啦!我们过去吧!”楚非云也不忍佳人难堪,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果是私底下,恐怕楚非云已经忍不住要在美人身上占点便宜了。

林惜若抵受不了心爱男人的目光,别过俏脸,羞涩地在前款款而行。楚非云跟了上去,不过心里倒有点紧张,他倒真怕镇南王反对两人的事,毕竟连李玄华这个皇帝都要给镇南王三分面子。

终于见到了林惜若的父亲镇南王,只见他年约五旬,身材修长,一身金黄色长服,绣着四爪金龙,袖口宽大,脸庞有若刀削

,手拂一把美须,不怒自威,颇有气势,想来年轻人时也该是一位俊朗人物。

“下官见过镇南王!”楚非云硬着头皮行礼道,只是表面上不动声色。

“你就是楚天翔吧?年轻人,不错不错!”镇南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上下打量了一下楚非云,心中很满意,虽然对于他之前的身份有些不悦,不过真正见过之后觉得倒也与女儿相配,再者人家都成了钦差,还有贤亲王来帮他说话。

楚非云真有点受不住镇南王的眼光,因为他的目光耐人寻味

,人家都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有趣,不过现在这岳父看女婿也是着实有意思。

“爹!您怎么这么看着楚大哥呢!”林惜若看不过去了,忙挽着镇南王的胳膊,撒娇道。

“好好好!爹真拿你没办法,女生外向,这么快就不要爹这把老骨头了啊!”镇南王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眉开眼笑地打趣道。

“爹!女儿不理你了!”林惜若莲足一跺,娇嗔不已道。

镇南王笑呵呵看着自己的女儿,楚非云只好自己出来打圆场。此时这场寿宴终于开始了,贤亲王一身黄袍华服,缓缓陪着李玄华走了出来。原来贤亲王刚才去接了李玄华,在场所有人齐齐下跪行礼,同时贤亲王将李玄华送到上座。

“众卿平身,今日只为庆贺贤亲王大寿,朕也只作一位客人!”李玄华手一拂,微笑道。

“谢皇上!”所有人恭声应道。

楚非云这才注意到,丞相顾肖宇也在旁侧,正与贤亲王等人谈笑风生,老狐狸可不是普通人能比,这种场合这种人最为拿手。

很快所有人进入席内,贤亲王与顾肖宇陪在李玄华两侧。酒桌上,楚非云也与身边几位大官谈笑风生,由于他颇受李玄华器重,自然被安排到了主席。

当酒席差不多时,贤亲王便请所有人移至后庭,原来那里特地准备了一个大舞台,不必多说,自是为苏清柔的表演所准备。舞台前摆放着不少舒服的椅子,李玄华坐在主位后,其他人这才落座。

楚非云也坐于第一排,心中也颇为期待苏清柔的表演。

不消多久,只见一个清秀女子抱着一琴几来到台上摆好,然后盈盈退下。一阵环佩声响起,只见一群身穿表演用的彩色长裙

、肩披蝉翼薄纱犹如半透明的蝴蝶翅膀般的美女轻快地鱼贯而出

,她们各个长得都是貌美如花,此时台上一片莺莺燕燕,幽香四溢,看得人眼花缭乱。

那些舞姬俏立在台前,脸上挂着迷人的浅笑,眼波流盼。一个抱着古琴的白影如仙子般,翩然落座于琴几前。她信手弹了几下,拨了几声,发出清脆的琴音。直到舞姬向两边退开时,才见到中间的苏清柔。

她一身雪白,衣袖宽大,俏脸蒙着一层白纱,透着隐约朦胧之美,露出的双眼,充满灵动,顾盼生姿。她秀发挽成一个高髻

,更显女儿家美态,清丽娴雅却又风情无限,充满矛盾的两者有机结合在一起,只为她更添一份惊心动魄的魅力!

纤长的十指间,流淌出一个个音符,虽未成曲调,却已含情其中。楚非云见周围所有人都露出痴迷之色,不禁感叹苏清柔的魅力太大了,她高贵典雅、不可亵渎,正好让这些得不到她的男人,深深迷恋。俗话说得好:“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空灵之曲,满含情愫,听得在场众人陶醉其中,沉浸在音乐的海洋中。楚非云听着她的曲子,心中掠过一丝惊讶,这曲调与上次自己弹唱的《千里之外》有些相似,主题旋律大致相同,可是细节有很大的修改。

楚非云知道自己弹唱的现代歌曲,给苏清柔有了很大启发,所以她才能创造出全新的舞曲。不过幸好楚非云唱的是中国风歌曲,不然在这个古代世界里唱起R

相关文章